欢迎访问道通期货

研究所


Research Institute
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所 > 宏观股指 > 周报

5.5-5.8周度宏观简报

作者:期货学院韩谊 | 发布时间:2022-05-07 | 浏览: 2410次

5.5-5.8周度宏观简报

  周四我们刚刚发布一期报告,因此本周简傲报仅提及本周最重要事件。

    海外,美联储FOMC会议决议将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从0.25%-0.5%提升至0.75%-1%.美联储加息50BP符合市场一致预期。根据美联储会议表述,俄乌冲突正在造成巨大的人力和经济困难,这对美国经济带来了非常显著的不确定性。地缘政治和相关事件对通货膨胀造成了额外的压力,并可能对经济活动造成一定冲击。委员会高度关注通货膨胀风险。因此,受供应链瓶颈、原材料价格飙涨、需求复苏等多方面因素影响,美国通货膨胀率或将维持高位,仍有继续加息的必要性。

  总的来说,市场对加息反映较积极,中国宽松政策或以结构性政策为主。虽然本次会议加息50个基点,较3月会议的加息幅度加大,但由于美联储会前多次加快加息进程的表态引导市场预期,以及美联储主席在记者会上表示“没有积极考虑单次加息75个基点的可能性”,此鸽派表述提振市场信心和风险偏好。对中国来说,美联储缩表进程的正式启动、俄乌冲突持续以及中美博弈的加剧,一定程度上制约中国货币政策的方向与空间,预计中国宽松政策将以结构性政策的方式落地。政治局会议也释放强烈稳经济信号,表现出实现今年经济增长目标的决心,随后多部委相继表态,以提振市场信心。

    而周五数据表现为美国非农新增就业继续超过40万人,劳动力参与率降低、失业率持平。具体来看,美国4月非农新增就业人数42.8万人,好于市场预期的38万人.同时,4月劳动力参与率录得62.2%,不及前值62.4%;失业率录得3.6%,与前值持平;4月时薪环比0.3%,低于前值0.5%;每周工时录得34.6小时,持平前值。

    数据的总体分析上,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供需失衡状态短期内难以有效缓解。4月美国劳动参与率为62.2%,环比下降0.2个百分点,与新增非农就业较多产生背离。其原因可能是因为该项指标由家庭调查统计得出,一方面家庭调查准确性相对较差,另一方面新增非农就业人数由企业调查得出,两者之间的统计方法也有一定差异,后续相关的背离有望修复。不过长期来看,由于人口老龄化以及新冠造成的疫情伤害,部分美国人永久退出了劳动力市场,美国劳动参与率可能无法回升至疫情前水平。在美国移民政策没有较大放开的背景下,美国劳动力缺口短期内恐将无法得到有效收敛。美国3月份职位空缺数继续增长至1155万人,职位空缺率增长至7.1%,反映出美国劳动力缺口压力有增无减。而劳动力市场火热将提振服务通胀,美联储短期内面临更大的通胀压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5月FOMC会议后的发布会上表示,未来劳动参与率会提升,但是就业人数增长会放缓,失业率出现小幅向上,同时相关的职位需求会下降,最终降低薪资与通胀压力。但目前来看,在美国经济增长动能较足的情况下,劳动力供需缺口紧张将一直持续,巨大的供需缺口让美国企业需要以更高的薪酬来进行招聘,尤其是目前服务业还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相关薪资的上涨压力还会继续,进而带动服务通胀的上行。虽然鲍威尔表示不会积极考虑加息75bp的可能性,投票中也无委员提议加息75bp,但是在持续紧张的就业市场和不断走高的通胀的双重影响下,美联储有一定的可能实施更为强硬的紧缩政策,以应对不断恶化的形势,也因此经济的衰退不确定性将进一步加强。

    国内,疫情扩散,能源价格高企,拖累制造业景气度连续下滑,4月制造业PMI回落2.1个百分点至47.4,非制造业PMI回落6.5个百分点至41.9,表明国内疫情扩散、严格防疫措施以及国际能源价格高位震荡,对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严重冲击,且服务业受冲击程度远大于制造业。进入5月,上海等仍处于封锁状态,北京等其他地区也出现新的疫情,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仍在。预计5月PMI数据仍将落在萎缩区间。

   而5月5日国常会主抓小微企业纾困解难、帮扶外贸企业两大方面,提出“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是稳经济的重要基础、稳就业的主力支撑,当前相关市场主体困难明显增多,帮扶外贸企业应对困难”,对疫情影响下小微市场主体经营困难,外贸企业产销受阻、订单流失等问题作出部署。由于中小微企业牵涉稳岗就业、消费复苏等多个环节,是复工复产和疫情后经济修复的一大核心抓手。而外贸是内外循环畅通、强化增长引擎的重要动力,在一系列帮扶政策出台以及疫情得到有效管控的情况下存在迅速修复的可能,但根本在于疫情的进展。

   总的看起来,4.29和5.5政治局会议确定了政策进一步发力,以稳定经济的方向。预计未来基建和地产方面将有政策相继落地。但多目标制下,经济政策的效果依然有待继续观察。考虑到短期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而政策落地到见效存在一定时滞,因而基本面压力之下货币需要继续保持宽松,这将维持宽松的流动性环境,而短期首要任务是遏制疫情,“动态清零”策略不会动摇;尽管政策论述几乎没有亮点,但为了配合稳增长需要,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宽松;促消费、加大基建和制造业投资或将成为未来稳增长的主要抓手;放松房地产和平台经济监管仅是为稳增长创造更有利条件,难言趋势性转变。

    汇率问题也值得关注,近期人民币贬值相当迅速,汇率走向将影响国际收支和资本流动,这种情况有好有坏,一方面汇率贬值对我国净出口将带来明显利好,带动经常账户顺差走扩,使我国国际收支状况改善,增加外汇储备规模。但另一方面汇率变动的预期将强化国际资本的流动。当汇率的大幅贬值时,往往预示着投资者对基本面的预期转差,汇率继续贬值的预期将会造成投资者避险情绪升温,强化跨境资本流出的过程,导致资本加速外逃,从而对国内资本市场流动性产生冲击。当前中美面临的核心矛盾不同,导致货币政策的方向持续错位,短期内中美货币政策背离仍将持续,对人民币形成压力。但我们预计后续汇率走势将有所缓和,出现大幅波动造成避险情绪升温的可能性暂时有限。


相关文章